您的位置:首页 >实验德育>海外交流> 详细内容

“世界那么大”2015苏教国际修学旅行征文大赛——在战争中悼念过往

来源:dyc 发布时间:2015-09-16 16:07:0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在战争中悼念过往

——参观越战纪念碑有感

    身处大国的我们,可能无法理解战争的痛楚,幸福的甜蜜早已冲淡战争的过往,而痛楚也已在歌舞升平中随着老一辈人的入土尘封在时间的长廊里。

    而现在站在越战纪念碑的越战墙旁我真正领略了战争的残酷,用黑色花岗岩做的墙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,那些名字刻得是那么小,刻得是那么密,57000余名战士的名单好像是在倾诉着什么,虽然我不曾听到,但我能感受得到那一声声直击灵魂的呐喊,是疑惑?愤怒?悲伤?一个个血肉之躯如此年轻就失去了生命。黑色的岩石带来一种庄严的气氛,这里虽没有硝烟,却仍然让我感到刺鼻,甚至窒息。这里虽没有血腥,可我仿佛看见鲜血染红了整片天空。

    岁月覆盖了他们阵亡的原因,是在宿营时被冷枪结束了生命,还是被炮弹的恶吼吞噬了灵魂,或是弹尽粮绝含着悲愤而去。如果将他们复活成一个个血肉之躯,那漫山遍野必都是他们的身影,他们振臂一呼,一定响彻天空,久久不会散去。

    当时,还有不少战士的家属来到这儿悼念,这儿是人间与天堂之间的纽带,他们在这几万的名单中寻找自己的父亲或是兄弟甚至是儿子的名字,他们用手抚摸着这些名字,像是在抚摸自己的亲人一样,抚摸,用心地抚摸,殊不知,两行浊泪已洒在手中那略显枯败的一束花。还有一些战士的亲属志愿给大家担任讲解员,用颤抖的声音讲述战争中的沧桑,那一头鹤发记录了多少曾经的理想与现实的悲伤。

    沉重的心情一直伴随着我来到这尊塑像旁,三个战士。他们的眼神,是警惕?是麻木?在战场上,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。最左边的战士也似乎是最紧张的,一把轻机枪始终不离肩头,神色凝重,好像总是在担心自己下一秒的命运。最右边的这位一手提着把步枪,面带恐惧,似乎还没有从残酷的战争中缓过神来,中间的他似乎是队长,面色坦然了许多,目光盯着远方,眺望着回家的方向……

    不仅如此,那些在战火中饱受摧残的平民也在无声地哭泣,他们姓甚名甚,我们并不清楚,我们只朦胧记得他们在战火中挣扎的身影和无助的呻吟。他们是那么渺小,没有人会给他们造纪念碑,他们才是战争的真正受害者,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他们手无寸铁,却饱受铁蹄的蹂躏。当幸福变成奢望,我们拿什么去抚慰那些脆弱的生灵?!想到这里,我才要真正诅咒战争!

    战争,你有什么权利玩弄无辜者的生命,使儿时的快乐变成无尽的幻影,你让他们的世界为痛苦所守护,草菅无数生灵。是的,在当下很多地方,战争还在持续地进行,空袭,炮轰,枪响,震慑着无数人的内心,他们望眼欲穿的是和平,是那最后的战役……

    如今的韩朝边境已是箭弩拔张,中东地区更是炮轰枪响,一旦发生了战争,巨大的憎恨也就随之产生,很难消除。但我相信,人们能互相理解与信任的时代终将来临,和平之鸽终将飞往全球每个角落,所有人都高吟一曲《止战之殇》!

终审:超管
由于高新教育局云平台网络改造的停机,11月22日(周五)晚21:00~11月25日(周一)早9:00暂停使用,敬请谅解。